ote>

 

 

在异乡漂泊的航海中,当船只抛锚定位之后,在工作之余,船员们常常会凭栏垂钓,沉迷于观察汹涌的波澜起伏,这成为了他们在孤独漫长的海上旅途中的一种渴望和慰藉。

在船上,无论职位上下,大家都是普通人,共同经历着远离故乡、离别亲人、漫长漂泊、狭小空间、单调饮食等各种困难和挑战。

因此,每个人都需要在这艘漂泊的船上自寻欢乐,消磨时间,驱散无聊和悲伤,让生命更加充实而充满色彩。

在茫茫海上,我们追求的不仅是生存和工作,更是人生的真谛和价值。

船上的闲暇时光,船员往往选择垂钓,这既是一种情趣,又是一种安慰,甚至还包含一份无奈。

 

人类对于爱这个话题一直讨论不休,因为爱的深刻内涵超出了我们的理解与想象。总而言之,爱是人们对于他人或事物深刻感情的表达,如对于祖国的热爱、对于人民的热爱等。

对于那些长期航行在海上的海员而言,他们对于爱的表达更具体化。他们乡爱国、爱家、爱亲人,认为世界上哪里都不如中国好,哪里都不如家好,甚至是谁都不如自己的老婆和孩子好。如果你亲身体验过海员的生活,你就会深刻理解这种情感。

在海员的生活中,还有一种爱好,那就是钓鱼。甚至可以用一个字来形容:爱!

海员对于钓鱼的追求程度更是到达了极致。

具体来说,如果有条件垂钓,他们甚至可以放弃一餐可口的美酒,去获得更多的垂钓时间!

海员在航海中孤独漂泊,长达四五个月甚至更久的航程令人难以想象。一旦离开港口,船员们就独自置身于一个独特的世界中。他们不得不在无边无涯的海面上每日波涛荡漾中往返穿梭,面对孤独与寂寞。

 

而当船停靠在锚地,垂钓的机会便降临了。对于船员而言,垂钓不仅是一种放松心情的方式,更是改善船上伙食的必经之路。航行时间长,只能在港口补充所需的补给。

从国内出发到达地中海各国需要一个月左右,到北欧也需要一个多月,到美洲或西非需要四十多天,有时船上的冷冻食品过了保鲜期,蔬菜类的食物由于时间长需要长途运输而只剩下土豆。船员们便只有通过垂钓来增加食物选择,改善船上的伙食。

这是海员们熟悉的集装箱船

在垂钓方面,船员们之间并没有师徒之分,他们彼此分享着所掌握的技巧与经验,共同探寻并体验海洋的无穷魅力。

船上的老师们会向新来者传授垂钓技巧,共同体验钓鱼的乐趣并传承这一技艺。

 

在船上,他们不需要竿子或浮标,只需手线。靠手感判断是否钓上鱼刺激着所有人的神经。

在异国他乡,当船抛锚时,人们的工作已经结束,他们便倚着栏杆垂钓,静享海洋波涛的起伏,抚慰内心的孤独与寂寞。

在船上,不论职务高低,所有人都是平等的旅人,都在长时间的漂泊和斗室蜗居中寻找着自己的乐趣与生活色彩。

他们需要自我找乐,抵御枯燥寂寞,让自己的生活更加充实多彩。

可以说,垂钓是一种情趣,一种安慰,甚至是一份无奈。它是船员们在漫长航程中的一份精神慰藉与寄托。

这是货轮上塞满集装箱的景象

海员们的流动性很高,他们在不同的船只之间穿梭。因此,即使在同一条船上待了十个月,也常常只知道对方的职务而不知姓名。只有在水手和机工较多时,他们才会互相称呼名字。

 

这是一艘杂货船

海员中有不少垂钓高手,他们深谙备而不用的道理。

在无风时,他们可以在船舷船尾任意下钩;有风时,则只能在背风一侧下钩。他们享受着垂钓的乐趣,有无鱼上钩已经不再那么重要。

真正的垂钓高手会带上多套不同的钓具,从细钩到粗钩、从小鱼到大鱼,他们都能轻松应对。钓线和钓坠也有不同粗细和大小,以迎合不同的鱼类。

然而,新手往往没有准备充分,只备一套钓具。这恰恰说明他们缺乏备战的哲学思想。

垂钓高手在同一海域钓鱼,能够快速判断出水下鱼类的大小,以及使用何种规格的鱼钩和鱼坠。

 

这是一幅海上日出的画面

当其他人无法钓到鱼时,垂钓高手却毫不费力地钓上大鱼;当其他人只能钓到小鱼时,他们却能抓到更大的猎物。垂钓高手也能在同样的海域钓到味道更佳的鱼。

更令人惊讶的是,当其他人固执的认为一定会有鱼时,垂钓高手会抓紧时间收线,果断离开。这样一个明智的决策证明了前者的执着完全是徒劳的。

这样的垂钓高手能有人不去崇敬吗?

这是船员们的鱼获照片

老船员中的钓鱼高手们都有一本私藏的“钓鱼经”。然而即使没有这本书,船员们也拥有那种超越书本的钓鱼技巧。正如他们永远不会放弃在大海上谋生的决心一样,他们也会以同样的决心来钓鱼。对他们来说,最重要的是掌握内心的平静和专注,以及在钓鱼过程中细致入微的观察能力。

他们使用简单实用的钓线来进行钓鱼

每一个海员都会写日记,或者记录心中的账目,记录自己在哪个国家、哪个海域、在什么季节的什么时间段钓到了什么鱼,以及它们的数量、品种,以及哪些港口是禁止钓鱼的。

 

这是一只重达9斤的大鱼

这些地点都是鱼儿流动的要道,因此很多鱼类随着潮水的流动而来,在商船抛锚的避风港口和海岛周围游荡,而那里的水深大约在20米左右。

这些地方有丰富的鱼类资源,因此只需要在钩上挂上一片菜叶子就可以轻松地钓到鱼了。在西非海岸、南美太平洋沿岸、红海沿岸和澳大利亚等地,你可以用最简单的方式来钓到最美味的鱼。

<img

航海古已有之,安全至上。出于个人安全考虑,电炉被一律禁止使用。于是,在船上,每一个环节都被严格地保障着:有人负责钓鱼,有人负责处理鱼获,有人负责烹制美味佳肴。</img

这是一只重达14斤的大鱼

从空钩空桶开始,到最后满桶的鲜鱼,再到最终色香味俱全的海鲜佳肴慢慢摆上桌,每一个步骤都凝聚了大家的心血与智慧。

当大家坐在一起,品尝着鱼肴和汤汁,交谈着有关钓鱼的经历,身心得到了极度的放松和满足。如果鱼量过多,无法在短时间内尽情享用,便会储存入冷库,慢慢地品尝。

要是遇到周六晚上的加餐,大师级的厨师就会翻开他的绝活,烹制出一道道红烧、干炸、炖汤、清蒸的佳肴,配上每个人的啤酒,绝对是一场圆满的酒足饭饱之宴。

这是一道扒皮鱼

当船舶到达国外领海时,船长需要通过反复分析海图,找到合适的位置进行抛锚。只有选择了正确的位置,锚才能抛得稳定,落在鱼窝旁边。

当锚抛好后,船方需要通过高频电话向港口有关部门报告自己的位置,等待官方的联检程序。所以,除非有特殊情况,锚的位置不得轻易更改。

因此,船长必须拥有一种“一抛中”的技能,能够准确地判断出鱼窝或者沙窝的位置,这需要丰富的经验和训练。

船长肩负着所有船员的信任和期望,如果他成功地把锚扔在了鱼窝附近,那么他的声望和地位都会得到极大的提升,这也是一个船长所追求的荣耀与信仰。

在联检前,船只还处于自由状态,钓鱼的行为并没有受到严格的限制。但是,一旦完成联检程序,港口方面就会明确表示是否允许船员继续进行钓鱼活动,如果不允许,那么船员就无法再钓鱼了。

在联检之后,船长必须将船只是否可以在锚地或码头区域进行钓鱼的信息,公示在食堂的小黑板上,这相当于立法规范。中国的海员是不会做违法的事情的。

货轮在锚地停泊

作者 admin