自2000年左右开始,钓具行业与钓鱼运动逐渐兴起!当时带动行业发展的几乎以钓鱼赛事为主,媒体传播方面并不发达,中国钓鱼杂志几乎是钓鱼媒体内的老大!
随着赛事带动行业,也有着越来越多的商家积极参与赛事运动,这其中有一部分品牌也因当时的赛事而成就。

整个行业中涌现出了一大批品牌,各自按照自己的套路运营,但都有盈利,这个阶段足以证明市场份额还是巨大的,老品牌在成长,新品牌也赚钱的时代。
接下来,行业兴起更加带动了运动人群,人群的增长也带动了更多媒体的介入,相互推动下,整个钓具行业几乎到达了高峰期,而随之的变化,就是混乱的开始。

在各种媒体的推动下,钓鱼运动中呈现出各种钓鱼大师、名人,在有影响力的基础上,也纷纷加入进这个行业里来,先是从浮漂、钓竿等一系列容易代工的产品开始,逐渐扩展到各种产品,消费者与受众在这些人的影响下,有了各种选择,加之互联网平台的兴起,原来钓具行业的一些企业,好像突然间感觉到了什么?但也说不出来,行业内全员几乎偏重一种营销模式,“广告”宣传几乎都成为了重点,而并非是在产品研发、品质、品牌文化、与服务上下功夫,整个行业无门槛,使得鱼龙混杂的时代来临了,一些人把马踏飞燕的下半截拿掉,就成了自己的商标了,还有人把大头儿子加两撇胡子也做商标了,试问,连设计品牌的能力都没有,就能做产品了?这个样的品牌能做出什么好产品吗?品牌抄袭、产品模仿,外观涂装模仿、知识产权随意侵犯,比比皆是!

接下来,随着国家环保整顿的治理,能容纳钓鱼运动的自然水域越来越少,而赛事运动的发展也进入了局限性阶段,“黑坑”的兴起又再一次让这项运动和钓具产业“走进歧途”,钓鱼媒体为迎合商家保障收益,将一个媒体的权威与社会责任抛之脑后,任由钓鱼运动内一些哗众取宠的所谓“钓鱼名人”错误引导受众对钓鱼这项运动的理解与认识,大肆推广以香精色素为主的暴利产品,所谓的“添加剂”,更将原本修身养性的钓鱼运动变成了与鱼塘老板的“斗气”运动,甚至运动,而这时在行业内的混乱才真正的涉及更多饵料企业,也正是因饵料企业作为这个行业的快速消耗品,几乎这些企业在行业内的地位相对较高,受众只在乎添加什么而并不在乎使用什么的理解,被逐渐放大,大众歪曲的认知,加之媒体误导,就更加导致了行业的混乱,但也有个别人趁机捞到了真金,用膨化颗粒磨粉炒作起来的暴发户,和香精色素大卖家也都成功了。可笑的是,一些做了二十多年钓具行业的大厂家,还得被磨颗粒粉的牵着鼻子跑,钓具从业者也被产业搞的晕头转向,去展会都不知道进什么货,最后学会了自己配香精色素,自己磨颗粒配饵料,大品牌眼看着业绩越来越低。

自媒体时代爆发,人人都可有舞台,更加加速了产业混乱,行业没有门槛,市场基数大,敢说敢忽悠就有人敢买的时代来临,而这时不计其数的人都冲向了这块蛋糕,使劲手段、绞尽脑汁的瓜分市场,最终导致鱼塘老板自己贴牌做4.25的非标鱼竿,在自己的钓场限定只能使用他卖的鱼竿,叫个人都能做饵料和所谓的“添加剂”,甚至钓场严格规定必须使用!一个国家的专业行业,几乎到了人人都能介入,人人叫卖的地步!颠覆了钓鱼这项运动的文化与精髓,误导了国人,污染了环境,损失了国家税收,扰乱了行业秩序,阻碍了行业发展。步入恶性循环!

作者 admin