惊蛰,是二十四节气中的第三个节气,此时太阳到达黄经345°《月令七十二候集解》中说;二月 节,万物出乎震,震内雷,故曰惊蛰。是蛰虫惊而出走矣。二十四节气垂钓歌中说道:惊蛰鱼有情,温良恭俭让。从字面上理解。惊蛰前后天气 转暖,鱼类的躯体不再像以前那样僵硬,索饵主动性渐渐增强,但仍未达到最佳状态,吞食饵料依旧小心翼翼,吃口很轻微,鱼获只能是马马虎虎。

前几天,天气以晴暖为主,最高气温甚至升至10℃以上。询问其他钓友近日钓况如何,都说还可以,这让我欣喜不已。以为本周末出钓会有不小的收获,但是周五晚间的天气预报却让我—下子跌入冰谷——明日阴有小雨,西南风3—4级,最低气温—3摄氏度,最高气6摄氏度。

周六早晨起床后,我第一件事就是打开窗户看天气。果不其然,凛冽的寒风夹杂着丝丝细雨扑面而来,我不禁打了个寒颤。这样的天气还能不能去钓鱼了正在犹豫之时,钓友四有青年打来电话春钓雨濛濛,走吧!既然有人愿意陪我去,何乐而不为?出发!

到了水库边,已是9点多。濛濛细雨没有停下来的迹象,洒在脸上让人精神抖擞。常言道春雨贵如油,今年的第一场雨,正是万物复苏的催化剂。

我首先选择合适的钓位。上周末刮北风,我选择了水库北岸背风的位置;今天下雨,刮西南风,我不得不撑雨伞,继续在北岸施钓的话,恐怕抛竿、观标都不方便,于是选择了水库最东边的闸门处。

我依旧沿用上次的线组,测了—下水深,附近几个钓位都在3—4米深,不是太理想。既来之,则安之,说不定大鲫鱼就在下面。我扬几把酒米打个寓,1根据雨水的钓况,还是选择用红虫作饵。打好窝子之后,我四处溜达一圈,诺大的水库就我们两个人在垂钓。

闸门外是悬崖深谷,从桥上望去有些发晕。每年夏季暴雨时节,滚滚洪流从这里倾泻而下,气势犹如万马奔腾,令人震撼。闸门旁的水边长着一棵野桃树,被细雨洗去尘埃的枝条已泛红发亮,孢芽也鼓了出来,估计用不了多久就会开花吐叶。

转了—圈后,我问坚守岗位的四有青年收获如何。答曰:一口没有此时,细雨紧密了许多,打在雨伞上噼啪作响,水中的浮标随着波浪摇摆着,始终没有出现上顶或下浮的标相。

时 间在一分一秒地流逝,我俩除了偶尔的简短对话外,大多数时间都在目不转睛地盯着水里的浮标,生怕错过丝毫机会。即便这样,直到接近中午时,我俩还是一对 空军司令。虽然说天气寒冷会导致发窝慢,但是—上午连一条小白鲦都没有,我认为窝子里没有聚到鱼。针对这种情况,我做了一个大胆的决定:临时更换钓 位。为什么说是个大胆的决定呢,因为更换钓位需要再次打窝,而发窝需要时间,此时已是11点多,认时间上看恐怕有些来不及。

我俩冒着雨将钓位转移到水库的西岸,重新布窝。这里的水深在2米左右,风平浪静。去年夏天,我曾经在这个钓位搞过夜钓,收获还可以。不过附近的村民常在这里灌水打药,我担心水里有农药残留,所以不到万不得已不会选择这个钓位。

此时,淅沥的小雨渐渐停了,水面上雾气蒙蒙,但气温没有回升。裸露在外面的手冻得发麻僵硬,双腿也感觉到寒气彻骨,岸边依然衰草丛生,地表看不到一棵嫩草芽。

两个多小时过去了,四有青年收获了—条1两多的鲫鱼,避免了空军的悲剧发生,而我依旧两手空空。其间浮标曾轻微颤抖过几下,但是提竿无鱼,应该是小杂鱼在闹钩。我打电话问其他钓友的情况,基本都没有收获。

下午2点半左右,雨又开始下了起来。我俩商量了—下,一致同意收竿回家。回家的路上,我俩探讨收获不佳的原因,得出如下的结论:

1.天公不作美。初春钓鱼,晴天要比雨天给力得多。此外,同样是无雨天,是否有太阳对渔获的影响也很大。

2.气温骤降所致。前几天气温回升快,昨天夜里突然降温,鱼便停口了。

3.窝点过少。应该在不同的钓位多布几个窝子,给自己多一份选择。

4.在外界环境不适合垂钓的情况下,尽量还是不要外出钓鱼,实在太遭罪。

上周末钓鱼淋了—天雨,结果铩羽而归,倍感遗憾。本周前几天气温不是很高,最高温度—直在6-7℃左右徘徊。昨晚看了—下天气预报,周六气温竟然飘升到19℃,我心中暗喜下不已,连夜收拾装备,准备周六大战一场。

今天早早地起了床,外面确实是阳光明媚。重新确定了一下气温:6~19℃,只是风力稍微有些大了,西南风4—5级。草草地吃了几口早饭,一颗心早巳飞向水库边。

途 中,可以明显地发现路旁的杨树已经鼓出芽苞,而且有不少人正在野地里挖野菜。我降下车窗,尽情感受着暖暖的春意,心里甚至已经盘算好今天的鱼获分配方案: 自己留几条熬汤尝尝鲜,绐老丈人送几条表表孝心,剩下的都送给楼上邻居小刘,他老婆刚给他生了个大胖小子,熬点鲫鱼汤好下奶。想到这里,我禁不住大喊了— 声:鱼儿们,我来了!

到了水库边,已经9点多,有两个附近衬里的老者在垂钓。水面上的浪花可不小,岸边的树枝刮得呼呼作响,但风吹在脸上却感觉不到寒冷,春天真的来了!这样好的天气,搞不好鲤鱼都能开口。

按理说应该是钓顶风,可是这样一来连窝料都打不出去,更别提抛竿了。侧风的钓位也不能选,因为钓鲫鱼用的小钩细线小浮标,恐怕会走标,所以我选择了一个背风的钓位。这里水深大约1.5米,波浪相对小得多。用酒米打了两个窝子,一个生水中的枯草旁,一个在远处。

打 好窝子以后,我去拜访一下东边那棵桃树,一看之下,有些失望。这次跟次相比没有什么太大变化,可能是由于本周前几天温度太低的缘故吧。不过,如果未来几天 都是这样的高温天气,桃树开花日可待。岸边的青草开始发芽,个别位置已经长得很茂盛了,属于钓鱼人的真正的钓鱼时间即将开始。

这次,我没有准备红虫,用的是蚯蚓和腥味饵料,5.4米的竿子挂蚯蚓,4.5米的竿子用拉饵,两个位置的水深基本—致,见这片水域是平底,能留住窝料。我准备过几天把这个钓位周围好好清理—下,夏天的时候用来打重窝守巨物。

正在盘算间,5.4米的竿子拉了一个黑标,原来是一条大白鲦,没等我摘鱼下来,4.5米的竿子又顶起了浮标,是一条不足两的小鲫鱼。一时间我有点手忙脚乱,看来鱼儿进窝了,今天收成肯定不错。

鱼儿的吃口比前几次明显了许多,有几次饵料还没到底,就让白鲦拉得到处窜,不管是挂蚯蚓还是商品饵都如此。就这样,,东拉一条,西拽一条,中午的时候提起鱼护一看,已经有二三十条了,鲫鱼却收获甚少。怎么回事?这么好的天气,这么高的温度,鲫鱼怎么不给力?

中 午的时候,风力没有减弱,太阳晒得人昏昏欲睡。我伸手试试水温,感觉很舒服。我突然想到了一个问题前几天温度低,水温较低,今天是突然升温,表层水温升高 了,但水底依旧冰凉。是不是因为底层水温跟表层水温相差太大,鱼儿上浮了?想到这里,我果断调整钓组,钓半水。一个小时过去了,效果并不明显,不论是蚯蚓 还是商品饵,都闹白鲦,偶尔能钓获几条鲫鱼。照此情况下去,别说送给邻居小刘了,连老丈人那份能不能送去都是个问题。

下午3点多的时候,太阳晃得人睁不开眼晴,我没准备遮阳伞和偏光镜,鱼获也不是很理想,干脆打道回府吧!我想去问问同水库钓鱼的另外两位老者收获如何,却没找到他们,看来钓得也不太好,否则不会早早离开。

第二天的气温跟周六基本相同,只不过风由西南风4~5级变成了东南风3~4级。我因故未能出去钓鱼,傍晚时分钓友打来电话告知爆护,并发来图片作证,真是让致羹慕嫉妒恨哪!

只相隔一天而已,为什么鱼获差距如此巨大?难道是老天故意捉弄我吗?遗憾之余,我开始分析其中的缘故。通过我和朋友这两天的垂钓经历及鱼获来看,我做出如下结论:

1、气温突然升高,上下层水温相差较大,鱼都到高温层了,钓底效果不会太好。

2、连续高温后,上下层水温相差不大,鱼情大有改观。

3、西南风会导致气压过低,鱼不爱开口吃食,钓者应尽量避免西南风天气外出垂钓。

4、同样的气温度条件,东南风天气气压高,鱼的索饵积极性较高。

5、从这个节气开始,野钓时就可以使用商品饵料了,这对于那些不愿意接触红虫、蚯蚓的钓友来说是个好消息。

作者 admin